雪落心留痕(一)(1/2)

雪落心留痕(一)

夏天的风,带着些许粘湿的味道从脸上轻轻掠过,留下一地微微晃动的迷离树影,瓦蓝瓦蓝的天空没有一丝云彩,仿佛被太阳烧化一般,刹那间,这一切在童雪的世界里显得那么的苍凉,沉重的脚步在此刻显得有些落莫。

终于还是要离开了,颜海忠如释重负般将行礼放置后备箱,然后轻轻的将身上的灰尘拍了拍,朝夏梦华眉开一笑,夏梦华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后恋恋不舍的回头看了看,虽然房子已经破旧不堪,却还是另她有所眷恋,二十多年来,一直是童雪和她相依为命,其实童雪有些不明白,她的这份不舍最终是对谁而言。

车子启动的时候,夏梦华转过头,任夏风肆无忌惮的吹打在脸上,她小心的擦去眼角即将夺眶而出的泪水,这个不经意的动作还是不小心被童雪捕捉到了,她将左手伸了过去,紧紧的握住夏梦华的右手。

一路上,童雪的心情都很复杂,忧喜参半,忧的是她不知道接下来该面对什么样的生活,不知道如何去面对陌生的人,陌生的环境,喜的是,她的妈妈终于可以离开这个是非之地,不再受人排挤,最为开心的是,她也拖妈妈的福,继续完成她的大学梦。

车外的风景一闪而过,童雪小心的打量着坐在副驾驶的颜海忠:到底是有钱人,穿着很体面,下巴很干净,没有胡子茬,从外表看来,应该是一个和谒的长辈,五十岁左右的样子,个很高,一米八零左右,体形微胖,小的时候童雪见过他很多次,但都没这一次仔细,那时候的她也不具备欣赏的眼光,因为妈妈的疼爱,一直以来,她并不觉得比别人少些什么,直到那一天,在学校被同学欺负而颜海忠及时出现的那一刻,她才发现,她缺少的是一份完整的父爱。

司机钟叔也很风趣,一路上不停的跟她们讲颜家那些欢喜事,从他们的谈话中,童雪了解道,颜海忠还有一个儿子,但似乎有些俏皮,不过,从颜海忠的爽朗的笑容中,她能感觉到,颜海忠很爱他的儿子,只是那笑容里,似乎又多了些许无奈。

经过了数小时的旅程,车子缓缓的驶进了瑞景山庄,这是本市最豪华的别墅区。

也许,在童雪有限的词汇里,只能用华美来形容她的新家了,但不是奢华的那种。一进院子大门面对的是一条用石子铺成的小路通向房子正门,路的两边是绿色的草地,草地上种了很多不知名的花儿,不过全是粉色系列,她猜想,这一切大概都是钟叔的功劳。

踏进这间独立式洋房大门,最先映入眼帘,正是洋房里的装点和设计,厅里的装横和摆设让人一种时代感十足,却又不失高贵典雅的美感。

放眼望去,客厅摆设大方雅致,饭厅装潢古雅恬静,米白色的环形楼梯旁摆放着椭圆形的小桌,小桌上的彩绘别俱特色,无论哪个角落,何种装饰,都显得非常贴切,恰如其分。

在她看来,颜海忠应该是一个很懂得享受生活的人,不然的话,又怎么能在这一片都市烦嚣之中,开辟出如此悠闲自在的宁静天地呢?

透过大厅的落地玻璃窗户,看到的是一个极具热带风情的小庭院,庭院的中间是一个大大的游泳池,三个阳光少年正在水里嘻闹着,突然,中间为首的男孩停止在水中央,目光直视着童雪,旁边二位也顺着他的眼神赤裸祼的杀了过来,童雪恐惧的避开,慌忙退后远离了他们的视线。

她轻拍着胸部,试图抚平那颗紧张乱蹦的心脏,回到属于她的卧室,房间很宽敞,比她们乡下的老房都要大,窗帘,沙发,床,全都是她所喜欢的粉色,这连地板也都是暗粉色,屋外青葱翠绿,屋内温馨雅致,充满家的感觉,而这种感觉,是童雪多年来一直向往的,如今终于实现了。

刹那间,她爱上了这里。

童雪很乖巧,很多人都这样夸过她。

因此,她一直自信,因为她很优秀,直到遇见了颜家少爷——颜落后,她开始变得有些自卑,从他的眼神里,总感觉自己像一个障碍物一样,倘若不是因为她的妈妈,倔强的童雪还真想和他那毒辣而又带着些许轻蔑的眼神抗争到底。

离开学还有一周的时间,此时的夏天热得让人难受,整座城市就像一个大蒸笼,而人们就像这笼子里面的‘馒头’,蒸得透不过气。透过落地窗,即使用手背遮挡在眼睛上方,视线里依旧是一片刺眼的白光。童雪躲在屋里不想出门,吹着空调,看着电视,这种惬意的生活是她一直所向往的,当真实感值得怀疑的时候,她会狠狠的捏下自己的脸蛋。突然感觉前所未有的幸福,怡然自乐的斜躺在沙发上,来自肺腑而又极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